深圳市东方时空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

深圳市东方时空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深圳市东方时空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北京“天上人间”覆灭,幕后老板覃辉却全身而退,如今现状如何?

发布日期:2023-05-26 11:33    点击次数:140

2014年,广东东莞“太子酒店”幕后掌舵人“太子辉”梁耀辉被判无期。

4年后,2018年,传媒巨头““星美影视”被处罚禁止进入市场5年!

两年后,被迫宣布退市。

一代影视巨头就此落幕,然而伴随着这场风波一个消失已久的名字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线,他就是覃辉这个“星美影视”的幕后老板之一。

或者说他有一个更令人津津乐道的身份,北京“天上人间”的掌舵人和缔造者。

这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却牵扯出一段南北顶级夜场各自命运的往事。

不过比起“太子辉”的无期,“天上人间”的覃辉却早已全身而退!

为何?

在他的身上又有怎样的过人之处,能让他在风浪来临时成一名弄潮儿。

一个祖籍在四川达州的普通人,开了矿产公司,经营了“天上人间”,两次牵扯进他人案件中,到和哥哥共同创立“星美影视”。

覃辉的人生每一步都精彩万分。

特别是那段缔造了北京“天上人间”和“四大花魁”的缤纷往事,至今谈起来仍然有许多秘密不为人知。

1:

八十年代的北京,春风吹遍大地。

时代开始扬帆,人们也从只满足于温饱到追求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尤其是当时时髦的年轻人,他们看电影,听流行歌曲,跳霹雳舞!

特别是跳霹雳舞这一块几乎成了潮流的风向标,随便一个年轻人都能来上一段,这也让当时头脑灵光的生意人嗅到了商机。

家住北京的赵四爷就是其中之一,大概是1990年的时候(具体时间不可考)赵四爷经过多方考察,租下了当时闲置的北京长城饭店西侧附属楼的一层。

80年代北京长城饭店

其实当时整个12层的附属楼都是闲置的状态,或许是手头不宽,或许是想先试试水,这个北京老炮只拿下了一层装修,开了一家名叫“常泰”的歌舞厅,音响和设备都是当时托人从国外进口的。

在周边一带这样的形式也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受到了当时众多年轻人的追捧,可想而知当时的生意是有多好,不仅每天晚上都大排长队,而且周末双休的时候更是一票难求。

甚至出现了专门排队炒票的黄牛。

当然,这些繁荣一方面是因为形式的新颖和时髦击中了当时年轻人的痛点,另一方面也和这西侧附属楼坐落的位置有关系。

他正好夹在长城饭店和昆仑饭店之间,来往的客流量非常大。

特别是当时在两个饭店住宿的商务人士,也想尝一下新鲜。

早年间的歌舞厅

不过生意就是如此,当你火爆时周围就会冒出许多和你形式一样的同行,赵四爷的这家“常泰”歌舞厅也没有避免相似的命运。在火爆没多久周围纷纷冒出了不少家同样的夜场歌舞厅,分走了不少客流。

生意下滑后这个北京老炮并没有想到怎样挽救,反而急于脱手到处托人打听卖家。

不过作为当地人一时半会却没人愿意接手,直到台湾商人陈永和的出现。

说起这个陈永和据传和港台娱乐圈一些明星有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时的他正好想要来北京考察项目,第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常泰”歌舞厅,当然他看中的不仅是这家歌舞厅更是那优越的地理位置。

至于对于生意下滑的事情,在他看来是很容易解决的。

于是面对赵四爷的狮子大开口,陈永和几乎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并且还找到了长城饭店,在原本接手的基础上又租下了上面两层。

1992年陈永和顺利成了“常泰”歌舞厅的新一任掌舵人。

其实他当时从这个北京老炮手里接下来已经生意下滑的“常泰”歌舞厅。

许多当地人并不看好,甚至有人背后说陈永和被坑了是个傻子,看笑话的不占少数。

不过他们却没有考虑过这一点,陈永和在港台早已见识过了当地的夜场。

如果说北京当时的夜场发展是1.0的话,那么港台地区早已进入了2.0的时代。

和我们仅有歌舞厅不同,那时候港台的夜生活是相当丰富不仅有迪吧,歌舞厅,酒吧还有未来大火的KTV。

90年代的迪吧

所以接下“常泰”歌舞厅的第一步就是改变经营模式陈永和在原有基础上引进了大量先进的设备。

把港台迪厅酒吧的模式搬到了“常泰”歌舞厅不仅增加了舞台表演,还有了12间可以洽谈业务的商务包厢。

这下不仅重新俘获了当时年轻人的喜爱,还被住在北京饭店和昆仑饭店来洽谈业务的商务人士追捧。在包厢里一边看着表演,一边谈生意。不仅方便而且时尚。

加上陈永和和当时香港地区明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时常邀请他们来“常泰”歌舞厅表演节目。

自然把生意推向了更高一层楼。

90年代酒吧的舞台表演

所以那段时间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商务人士,都以来“常泰”歌舞厅为荣。

这里也重新成为夜生活必打卡的地点。

生意起死回生的同时,陈永和也赚的盆满钵满。

然而彼时意气风发的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把“常泰”歌舞厅拱手送给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覃辉。

并且在回到台湾一年后就死于意外。

2:

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似乎在那个年代,每一位大佬的发家史都像是复制粘贴一般。

出生寒微全靠自己的努力实现逆袭。

覃辉口中自己那个他也不例外。

1968年覃辉出生在北京祖籍四川达州,有一个弟弟名叫覃宏,而现在网上流传的照片几乎都是这个覃宏。

覃辉在这方面表现的异常低调,其实这和他本身的性格有关系。

从小到大就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但他却十分的有主见,自己认定的事情从来不会轻易的更改。

对于未来的人生规划也是如此,在以往仅有的采访中,覃辉就提到自己对经商感兴趣大概要追溯到上高中的时候,不过那时候的他也仅仅是感兴趣,还没有下定决心。

一切的改变直到参加工作一年后,他不顾父母反对,辞掉了铁饭碗,孤身一人从东北一路来到了香港淘金,便很快靠着贩卖音像制品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当然这段版本的故事都是覃辉自己提到的,与之相反,广为流传的却是贵人相助。

据说覃辉妻子林箐和他是在大学相识,1996年因心脏病去世妻子的父亲直到覃辉离开“天上人间”之前都给了他成长道路上的鼎力支持。

在这个前岳父的安排下,在香港积攒了初始资金的覃辉。

很快便回到了北京,开了一家跨国的矿产贸易公司。

别说当时,就算是放到现在这种性质的公司,可不是一个随便白手起家毫无背景的毛头小子能够经营下去的。

李嘉欣称覃辉空心大佬

但得益于庇护,覃辉不仅干了下来而且还做的风生水起。

也因为这个事业的原因他时常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客户。

免不了要选择招待的地方,彼时坐落于长城饭店和昆仑饭店的“常泰”歌舞厅,就成了不二的选择。

来的频繁了,他会很快就成了“常泰”歌舞厅的VIP。

还和老板陈永和成了不错的朋友关系。

至于为何后来摇身一变买下了这家歌舞厅成立“天上人间”。

或许还源自那一天的故事。

1995年6月份的一个周末,覃辉带着一帮客户来到“常泰”谈生意,其实每个生意人在自己常出没的店铺中都有自己熟悉的位置,覃辉也不例外。

不过以往这个包厢也是为他预留的,上到经理,下到服务员都知晓。

可话说回来,打开门做生意哪有往外赶人的在覃辉到来之前“常泰”歌舞厅就已经爆满了,当然他熟悉的那个包厢也有了人。

深圳某酒吧爆满

覃辉是个爱面子的人,对自己习惯的包厢被占很是不满,当即便要经理去赶人。

可别说当时在那个包厢里的人身份也是不俗,就算是无名小卒。

哪有赶走的道理这样传开了还怎么做生意呢?

于是经理一面陪着笑脸一面又赶紧让服务员给陈永和打电话。

不久,陈永和便急匆匆的赶到了气氛僵持的现场。

看到覃辉一行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便急忙上前大方的表示招待不周,这一次我安排了!

要说这个台湾人既会做人又会做生意。

没有因为那点利益而得罪覃辉,在离“常泰”不远的长城饭店订了一个包厢。

安排上了好酒,好菜。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在陈永和如此热情的招待覃辉也逐渐平息了怒火。

一桌人在饭桌上欢声笑语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覃辉在聊完正事后,面对席间陪坐的陈永贺是有意无意半开玩笑透露了想要买下“常泰”歌舞厅的意愿。

此时的“常泰”生意真是最好的时候,陈永和哪能愿意?

便找了一个由头岔开了话题。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过了没几天陈永和便接到了覃辉的电话要求他报个价!

其实彼时的陈永和内心是十分恼怒的,明明在几天前自己在酒桌上已经明说了不会转让“常泰”歌舞厅。

可覃辉又是他不能得罪的存在。

在接连接到几个其他的电话后,陈永和放弃了抵抗爆出了180万美金的高价。

彼时到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虽然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但还是想靠这远超市场价值的报价,让覃辉知难而退。

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180万美金,覃辉一分不少的给了陈永和。

这就就这样,陈永和在收到资金后没多久便回到了台湾,一年后意外身亡!

3:

1995年,覃辉注册了天上人间娱乐有限公司,拿下“常泰歌”舞厅,又一口气租下了这整栋12层的西侧楼。

后面的故事大概或多或少都知晓了,一家装修奢华,娱乐齐全的“天上人间”在当年11月29日盛大开业,在保留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洗浴和餐厅。

当然这并不是未来让“天上人间”大红大紫的主要原因,而是覃辉推出了在当时绝无仅有的“有偿陪侍”。

打造了88人的红粉军团。

人性在覃辉的面前无所遁形。

并且为了更快的打出口碑“有偿陪侍”的加入底线也是异常的高,外形,身高条件只是其中之一会,会英语,大专以上,关键还要情商高,口才好,能心甘情愿的让富商贵族掏出真金白银。

毕竟500~800的小费可抵得上当时北京普通老百姓半个多月的工资了!、

所以刚开业就声名在外的“天上人间”让许多普通百姓望而却步,却造就了富商们新的消遣胜地,许多我们如今依旧叫得上名字的明星也曾在此出没。

盛名甚至远传海外。

当然,这一点和覃辉高超的经营手段分不开。

在1996年,也就是“天上人间”开业的第二年。

覃辉就搞了一场“龙腾凤鸣花魁争霸赛”,决出了“四大花魁”和“十大头牌”。

当然这个决出的方式,也是比谁投入的金钱多。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首席花魁的称号并没有落在当时呼声最高的“胡媚娘”司灵头上,而是被才来到“天上人间”不足半年的名不见经传的梁海玲拿下!

背后金主来自台湾的富商黄仁忠整整砸下了400万。

只可惜这个“第一花魁”在未来落得个惨死的下场,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由此可见,“天上人间”是个标准的声色猎场,但凡这样的场所都不可能太干净,覆灭是迟早的问题。

覃辉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4:

“天上人间”成立之初覃辉就定下了几条规定,首先营业时间不能超过凌晨2点。

其次不能有暗房,包间里就连隔断都透明化。

员工更不能私下收取除了服务以外的任何费用。

力图做到明面上的规范。

然而,规定在诱惑面前不值一提,于是一些见不得人的灰色就在覃辉的眼皮底下渐渐滋生。

看在眼里的他对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我国灰色产业是不被允许的存在“天上人间”也很快被警方盯上了,于是便有了2010年5月11日天上人间突降检查的事件,给出的原因是因为消防和经营规范问题,被停业勒令整改。

至此,“天上人间”就再也没有营业过了。

不过彼时这些都与覃辉无关,早在五年前他就转让了“天上人间”全身而退了。

不得不说,他真的很走运。

其实提起覃辉在此之前还有两次著名的全身而退。

第一次就要提到首都机场管理公司的总经理李培英。

当初买下“常泰”歌舞厅的180万美金就是从他手里拿到的。

李培英通过公司的名义出借,当然走的并不是正常的程序,因为覃辉不满足正常渠道的条件。

这已经违规违法了,也因此李培英在2009年东窗事发,加上D博挪用被判了死刑,

在长长的证据中,牵扯上覃辉的赫然在列。

李培英

2002年2月,覃辉向李培英提供1000万,用来偿还李培英欠下的D债。

2002年6月,覃辉汇款给李培英在美国的儿子李庆100万美元。

2003年11月,李培英又向覃辉索要50万人民币,覃辉支付了40万。

由此可以明白在当初两人之间就有了见不得光的牵扯,所以李培英才能在后来理直气壮地索要好处!

可奇怪的是这件事覃辉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处罚全身而退。

本以为吸取了这次教训,以后都不会再有。

但显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被覃辉抛在了脑后。

在离开“天上人间”前夕。

也就是2005年,覃辉又牵扯进建设银行原董事长张恩照的事件中。

张恩照

这次他付出了80.95万元的价格,收获了6亿元贷款的好处,最终在事发后张恩照死刑,覃辉取保候审。

或许也是这次事件,间接促成了覃辉离开“天上人间”,又或者是收到了什么消息。

总之,覃辉是离开了这个名动京城的宵金窟。

5:

只剩下了梁海玲身死的猜测,还在互联网上不断发酵。

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大佬就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等再出现大众的视线却令人唏嘘不已。

覃辉,覃宏兄弟掌舵的星美影视在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和扩张后,深陷债务危机。

当然不肯坐以待毙的覃辉也曾做过挣扎和努力。

但显然曾经无往不利的他在这一次却没能挺过来。

不仅全国经营的电影院纷纷关停,而且在2018年,被市场禁入5年处罚,被迫离开了资本市场。

2020年末,星美控股更是迎来了退市的结局,于当年12月14日正式被取消上市地位。

雪上加霜的是在两年后的2022年3月8日覃辉旗下的星美旅游也发布了公告,联交所于2022年3月4日向星美文旅发出函件,告知上市委员会于2022年3月3日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1)条的规定——

决定取消星美上市地位。

覃宏

经过这一系列的打击后,如今很难在听到有关于覃辉的消息,或许他正在某个地方卧薪尝胆,又或者早已放弃了选择了躺平。

不过,谁又会关心这些呢?

为人津津乐道的不过还是那些他和“天上人间”曾经的传说。

反观曾经和他并驾齐驱的“太子酒店”掌舵人“太子辉”梁耀辉,却早在2014年就被判了无期,和“天上人间”一样的命运现在的“太子酒店”杂草丛生,只有那辆停车场中无人问津的GTR,还在昭示着,当年的辉煌。

北京“天上人间”覆灭,幕后老板覃辉却全身而退,如今现状如何?

对此,你怎么看?

歌舞厅陈永覃辉李培英陈永和发布于:山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